起个名字好难

好冷  快溜

沉迷。。。
画不出。。。

上海个风
吹到西又吹到东
要吹到河里
从来就呒没人能搞得懂
伊勒长江口一吹就吹了几百年
拿一帮小鬼头吹成了老朋友
老朋友 等我回来

味道变了...
一次次“伤害”,还要笑着对你说,下次再来
没想到真的会下次再来...

😶完了完了
把居老师画的这么丑
完了完了
看来钢笔现在不适合我
镇魂女孩放过我

最初,我试图保存每个人的记忆。正如我常说的,广泛意义上的记忆留存于书本之中,而那些不甚重要的、个人的记忆则如云烟过眼,韬声匿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波尔坦斯基

青山绿水引诗赋
墨瓦白墙牵画魂

这座城市很好看
你千万不要爱上她
就像是鼓楼的那个美丽有和平的姑娘

八个之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