起个名字好难

最初,我试图保存每个人的记忆。正如我常说的,广泛意义上的记忆留存于书本之中,而那些不甚重要的、个人的记忆则如云烟过眼,韬声匿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波尔坦斯基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