起个名字好难

上海个风
吹到西又吹到东
要吹到河里
从来就呒没人能搞得懂
伊勒长江口一吹就吹了几百年
拿一帮小鬼头吹成了老朋友
老朋友 等我回来

味道变了...
一次次“伤害”,还要笑着对你说,下次再来
没想到真的会下次再来...

评论

热度(1)